首页 › SARS-CoV-2

标签: SARS-CoV-2

JEV:展示ACE2变体的工程化小细胞外囊泡可抗新冠病毒感染

JEV:展示ACE2变体的工程化小细胞外囊泡可抗新冠病毒感染

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(SARS-CoV-2)的进入是由病毒刺突(S)蛋白与宿主细胞表面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(ACE2)相互作用介导的。尽管目前正在进行一... 继续阅读 »

Nature子刊:外泌体ACE2诱捕新冠病毒,可预防和治疗不同SARS-CoV-2突变株的感染

Nature子刊:外泌体ACE2诱捕新冠病毒,可预防和治疗不同SARS-CoV-2突变株的感染

​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(SARS-CoV-2)已引起2019年冠状病毒诱发疾病(COVID-19)的大流行,并引起人们关注。寻找针对广泛的SARS-... 继续阅读 »

JEV: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与ACE2受体和小细胞外囊泡的实时相互作用

JEV:新冠病毒刺突蛋白与ACE2受体和小细胞外囊泡的实时相互作用

​ARS-CoV-2刺突蛋白(S)与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(hACE2)结合,使病毒能够停靠在细胞膜上,随后病毒进入。该研究使用高速原子力显微镜(HS-AFM)实... 继续阅读 »

Nat Nanotechnol:脂质体介导检测血浆中SARS-CoV-2RNA阳性的细胞外囊泡

Nat Nanotechnol:脂质体介导检测血浆中SARS-CoV-2RNA阳性的细胞外囊泡

血浆SARS-CoV-2 RNA可能代表呼吸道RNA水平的可行诊断替代方案,呼吸道RNA水平在感染后迅速下降。定量RT-qPCR对血浆表现出较差的性能,这可能反... 继续阅读 »

Nature Nanotechnology:细胞模拟纳米诱饵中和SARS-CoV-2并减轻COVID-19非人类灵长类动物肺损伤

Nature Nanotechnology:细胞模拟纳米诱饵中和SARS-CoV-2并减轻COVID-19非人类灵长类动物肺损伤

由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 (SARS-CoV-2) 引起的2019年冠状病毒病 (COVID-19) 已发展成为全球大流行病,迄今为止只有少数抗病毒治... 继续阅读 »

外泌体有哪些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的进展

间充质干细胞分泌物组 从2019年底开始,世界人口面临着新型冠状病毒SARS-CoV-2的传播。目前,尚无推荐的针对COVID-19大流行的特效抗病毒治疗方法,... 继续阅读 »